首页 >> 供销记忆
 
乡村往事之——供销社记忆
发布日期:2018-06-14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小时候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自己所在的村庄是公社驻地。

???而此时,写出“公社”二字似乎感觉很遥远,如今,公社这个政府机构,早已被街道办事处取代。

???既是公社驻地,那么,村庄主干街上自然少不了供销社、银行储蓄所、肉铺、邮电所等公家单位。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讲,供销社是最有吸引力的地方。

?

???记得那条宽宽的大街上,一排溜青瓦白墙的大房子坐西朝东,紫红色窗框,玻璃上的油渍似乎永远擦不干净。若是夏天,笨重的木门大开时,里面会飘出引发人食欲的酱醋和虾酱味道。

?

???卖散酒的柜台在东北角,一毛钱几两我记得不是很清楚,只记得地瓜干酿造的粗劣白酒透着绵长诱人的香味。还记得那个叫三胖的光棍老年男子,伏在肮脏的木质柜台上,就着几颗花生米或几根咸菜丝,抑或是什么也不就,一小口一小口,带着几分不舍几分贪婪,小心翼翼地酌着杯中酒。待他喝得似醉非醉时,便会借着酒劲,跟那个精瘦如麻杆的女售货员说些浑话,直到一把笤帚飞过来,他才晃晃悠悠迈着歪七扭八的脚步骂骂咧咧地离开。

?

???靠近散酒柜台,就是卖糕点的地方。蛋糕,核桃酥,小抓果,蜜三刀,水果糖。。。那种油喷喷甜丝丝的香甜啊,不知让孩子们在梦里流下多少口水。那个年代,庄户人走亲访友时,会咬咬牙,省下半斤肉钱,去供销社称上二斤核桃酥或蛋糕,用黄褐色的油纸包好,更有那个讲究的,会在包装纸上面再附上一张玫红色方形纸以示对亲友的尊重,其精美程度,绝不亚于如今多彩纷呈的包装盒。

?

???大门正对着的,是毛巾手绢袜子布料及成衣柜台,那里,吸引着众多爱美的女子。无论当时经济条件多么艰苦,却无法阻挡女人们对美的渴望。柜台最忙碌的日子是腊月,母亲牵着小儿女,婆婆领着儿媳妇,女人吆喝着自家男人,满脸喜悦满心投入地挑选着布料,叽叽喳喳的喧闹声里透着对春节的期待和喜庆的心情。是啊,在地里辛辛苦苦劳作了一年,该给家人给自己扯件新衣穿了。用来包钞票的早已被灰渍淹没了原本颜色的手绢被一层一层打开,虽然沾着吐沫数钞票时心肝儿颤颤万分不舍,但,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减,嘴里还满不在乎地说:过年嘛,该花就得花!

?

???六一儿童节前夕是我最激动最忙碌的日子。供销社是我上下学的必经之路,每天放学后我都会在布料柜台前流连忘返,因为每年此时,母亲会为我做一件上衣,或是做一条手感非常柔软的“人造棉”半身长裙(直到如今,棉布长裙仍是我的最爱)。通常上衣是粉色或其他花色的“的确良”布料。所以,选择自己喜欢的花布是我必须要做的。如今想想,那个年代的孩子多么容易满足啊!

?

???那时候酱油一毛钱一斤,醋八分钱,我是极愿意并渴望被母亲派往供销社打醋的。从母亲手中接过一毛钱,心中欢喜雀跃的滋味啊,似乎能飞起来。因为找零的二分钱若是母亲不要,我便会据为己有。二分钱,能买一块水果糖,或是攒起来,凑够六分钱,花五分钱买一支奶油冰棍,还剩一分呢。女孩子的小心眼恰到好处地被我运用到极致。

?

???即使我兜内空空,我还是爱往供销社里钻。经常趴在柜台上看看玻璃下面印着各种图案的小手绢,漂亮的尼龙袜子,印着小猫钓鱼图案的洗脸盆,再贪婪地闻几下装满雪花膏的大瓶子,或是不顾文具柜台内那个胖胖的女售货员拉耷着的大南瓜脸,使劲瞅两眼那些红的绿的带着水果香味的橡皮擦,笔杆上有动物图案的铅笔,削铅笔的小旋刀,印着白雪公主的粉彩色塑料文具盒。。。然后,带着心里的艳羡和感官上的满足离开。

?

???在层层叠叠堆积的记忆里,关于供销社的记忆已经很遥远,当今晚我把这些文字噼里啪啦敲打出来的时候,过去的时光忽然变得透明起来,于是我发现,那些时光,早已成为童年与少年岁月里最固执不退的底色了。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